盛夏白瓷梅子汤

(刀剑+剑三)我有一个朋友.序

        昨夜听了一夜三糙的新歌《野火》,加上之前的《我的一个道姑朋友》,突然就想写这个故事。事先说明,部分取材来源三糙,剩下的部分如果你觉得似曾相识,江湖浩大,感谢你对我的故事有所触动。三四年不曾提笔,如有错处,望各位海涵,欢迎指正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一个唐门朋友,我第一次见她时,她在南屏山浩气营地,被同阵营的一位军爷袭击,命在旦夕。...


从未见过

   在听三糙的新歌《野火》时看到的梗,自娱自乐加了一点道姑朋友里的东西,如有雷同,都是我错

   扬州城依然人来人往,急匆匆经过交易行门口的唐门面具女子一时不察,胳膊上的饰物勾住了经过的道长。
   “呲――”
   女子也许是出于职业习惯,第一反应竟然是扣住了腰间的千机匣
   “抱歉。”
   后退一步的女子手中千机匣蓄势待发,而满面冰霜的道长却有些恍然,他将出鞘三指的剑缓缓退回鞘中,问到:
   “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   “没有……从未...

想要个放得下的审神者

     暗中窥屏这么久,想到将看过的不同的梗杂糅在一起(不太懂格式什么的,第一次发东西,大家轻点打)

     具体来说就是一个无辜的审接手了个本丸,虽然没有受到身体上的伤害,但是一直被付丧神冷暴力。审是个温柔的人,虽然委屈但是也努力工作,想要和大家至少可以平淡相处到离任。此间没有一把自己的刀!!!

    然后在一次政府活动中按要求带队出战,却因为付丧神实质上的漠不关心,没有在遭遇出乎意料的敌人时躲开和被保护,身受重伤,带队付丧神立刻全员撤离,但是由于审神者濒临死亡,在经过时空...

© 盛夏白瓷梅子汤 | Powered by LOFTER